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動態
行業動態 社會責任 公司要聞 月王v刊

Industry
news

行業動態

醫藥腐敗案多發 眾大咖獻計重塑醫藥關系
文章來源 :  發布時間 :2016-08-20

 

  據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在今年7月份的公示情況,全國一共有63起涉及到各級醫療機構院長、科室主任或醫務人員、醫藥企業界人員的職務犯罪案件。其中除個別為貪污、挪用犯罪外,其他都是受賄、行賄案件。

  自本屆政府開始反腐以來,醫療衛生界多有"老虎"、"蒼蠅"落馬,儼然成了腐敗的重災區之一。其中,與醫藥相關的腐敗占有相當比例。

如何讓醫藥產業方更大發揮其應有的學術推動等積極價值,讓職業操守深入每一位醫護人員的心靈,重塑醫藥關系?8月17日,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與RDPAC聯合發起了"藥企與醫師學術交流新型模式"研究課題啟動會。

  在課題啟動會上,來自醫療產業界、臨床等專家、學者就"藥企與醫師學術交流新型模式"獻言獻策,他們是國家衛計委醫療服務服務指導中心處長何鐵強、中國醫師協會人文醫學專業委員會副主委袁鐘、阜外心血管病醫院副教授孫宏濤、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教授尹嶺、解放軍總醫院醫院管理研究所教授張鐸、菩誠管理咨詢董事長徐曉陽、GSK副總裁章英偉、楊森制藥經理孟雷。

何鐵強:

  如果說從研究的角度提供一些建議的話,我認為這首先是一個案例研究的課題。通過活生生的案例,去重塑價值理念。其次,通過培訓去闡述醫和藥之間交流的價值和相關的倫理準則,再次,這也是一個實踐性的話題,需要給產業界和臨床醫師提供更多行動上的幫助,最后一定要進行足夠好的策劃、規劃,來提供一個很好的示范。

  新型模式也需注意四點原則:一是藥企和醫師的學術交流,符合患者利益;二是恪守倫理準則;第三,建立價值共識;第四是要提升服務品質。

袁鐘:

  人類經歷了三個階段,一是血緣共同體階段,二是信仰階段,三是利益共存階段,在這個階段,一定要將公共的善和個人利益要結合。現在是一個科技的時代,但更是一個拼良心的時代,藥企要做好藥企,醫生要做好醫生。

孫宏濤:

  作為一個臨床醫生,經常要給醫藥代表或藥企打交道,這種情況不僅在國內發生,在國外亦是。醫藥代表的作用在整個醫療發展中是有益的,醫生和藥企割裂也是不現實的,但醫生應該有職業操守,以患者利益最大化。

  先進醫療技術的推進,離不開藥企的推動,所以這個課題非常有意義。在調研時可以關注醫生集團,它在醫跟藥、醫跟患之間可能會扮演新的角色。

尹嶺:

  在1982年至1991年間,是缺醫少藥階段,而醫藥代表把最新的藥知識傳遞給醫生。現在醫藥代表的確出了問題,但不能全盤否定。

  課題主題是藥企與醫師的學術交流,而醫藥代表剛好起到醫和藥合力的橋梁,醫藥代表要代表醫,而不是代表藥,不能成為一個單純的推銷商。

張鐸:

  藥企與醫師學術交流新型模式一定要定好位,第一,就是回歸醫學的本源;第二,我們一直在研究衛生經濟學、藥品經濟學,但一直是分散的,沒有一個行業的公共標準,我建議醫藥行業與協會攜手,在醫藥領域進行一個廣泛的、大面積的、深入的、有追蹤的藥品經濟學的研究。最后拿出成果,讓醫生、醫藥代表受益。

徐曉陽:

  醫藥代表跟醫生接觸,他的學術推廣和銷售行為怎樣區分,我覺得可以借鑒日本做法。日本的醫藥代表就是做學術宣傳的,而銷售是由銷售公司去做。

  人與人接觸,難免會有一些世俗的交往,但中國的合規一刀切,而日本制藥工業協會,從2014年開始起,所有會員在年初會上,要把上一年度所有發生的跟學術相關的費用全部公開,做到了公開透明。而我們今天的課題切入點是藥企和醫師學術交流,抓住了合規的命脈,抓住了藥企和醫師雙向合理的需求,真正還原一個正常的醫和藥的關系。

章英偉:

  現在GSK在全球已經兩年沒有給醫生講課費了,為什么呢,因為很多國家有醫生集團,他們是我們目標客戶,他們會去幫我們安排,我們就不用參與了,這是一個不參與,還有一個不參與就是內容的不參與。讓醫生集團去安排內容,我們只是把投資放在這個集團里。

  在GSK,銷售代表和醫藥代表業績都與獎金沒有掛鉤,但業績還蠻好,GSK的新產品收入是最好的。企業只要牢記責任,站在患者和醫生角度做事。

孟雷:

  藥企和醫師學術交流新型模式,離不開醫藥代表新的定位。首先,這個定位是品德的定位。這也是藥企自律的一種行為,除了自律,國家也要從法律角度給予定位。其次,能力的定位。醫藥代表首先必須是產品的專家,但僅僅做產品的專家還不夠,還要提升到這個領域的醫學專家的地步,才能夠游刃有余地駕馭產品。最后,傳播的定位。在合規的前提下,把最精準、最嶄新、最公正的信息,第一時間傳遞到醫生那里,這樣才能夠真正讓患者利益最大化。

備注 : 轉至藥智網

防偽查詢入口

PAGE TOP

靠赌博每天收入2000